《荒野猎人》能拍完就是用了神剪辑思维缩略图

《荒野猎人》能拍完就是用了神剪辑思维

       剪辑师Mirrone和导演亚历杭德罗·G·伊纳里多的合作从了《21克》和《通天塔》《美错》《鸟人》,《荒野猎人》已经是他们的第5次合作。今年奥斯卡大热门《荒野猎人》先是在金球奖获得极好成绩,在奥斯卡上也提名了包含最佳剪辑在内的12项提名。
下面是剪辑师Mirrone谈他在剪辑《荒野猎人》时遇到的技术和艺术难题。
《荒野猎人》能拍完就是用了神剪辑思维插图
Q:这次你有跟组吗?
A:我的位置根据需要而定,因为拍摄一些镜头方式需要我待的很近,我得把素材拼凑起来,并与导演讨论如何做事,比如早晨排练的内容最好要在下午拍摄。剪辑师要避免过多的参与到剧组的生活中,不然会被剧组的拍摄情况给影响到,剪辑师需要做到在剪辑时完全以屏幕上观看的样片做出每个决定,要去承担观众的角色,确定观众能够根据屏幕画面看到、品味到、感觉到电影想要表达的。但剪辑师也必须灵活移动,不管何时都要能够支持场景需要。这意味着每天我们的工作方式都有很多变化,没有所谓的定式。
Q:你和导演是如何以及什么时候一起看素材?
A:每天拍摄结束时,我们用大屏幕一起观看并讨论当天的素材,不过因为有时候要呆在卡尔加里或者洛杉矶的剪辑室,所以经常做不到这点。尽管拍摄周期很长,但拍摄结束后时间却很紧。相对于我们片子的水平和规模,时间是个大挑战。像熊袭击的镜头,必须经过整个VFX流水线处理,让我感觉要一边拍摄一边做后期。
Q:所以大多数还是你自己在剪辑室孤独的做剪辑?
A:是啊,剪辑室有我常用的设备。在拍片现场用笔记本电脑处理样片的时候,我可以用特别的方法来处理场景,但拍片现场和卡尔加里的剪辑室差别太大了,我没办法静下来找出场景的节奏,特别是在第一次组合场景时。为了在合适的环境观看所有的样片,我要回到剪辑室才能全神贯注地工作四、五个小时。在现场,我要以技术性更强的方式来做事。我的Avid Media Composer的版本低于8。我们本来觉得要升级到8,后来顾及到制作中有太多移动的部分,而且我们想用干起活来很随手的版本,就没有升级了。
Q:VFX剪辑师有跟你一起去外景地么?
A:有。很多时候,当我回到卡尔加里,视觉特效师Harry Yoon会待在现场,我会通过某种卫星连接上网与他沟通。很多时候,他会在我和亚历杭德罗之间穿梭,如果需要的话也会和整个视觉特效组进行沟通。有一件不太寻常的事情是我们使用监看辅助摄像机所录制的媒体(Video tap)。通常情况下素材会连夜处理,转码,同步等,并至少经过某种形式的基础调色。然后第二天我得到素材。但有时我们需要处理他们早上拍摄的素材,好让亚历杭德罗可以审查并且知道下午要如何推进。素材可能是排练,甚至真正的片子。我们会从监看辅助摄像机获得素材,然后将素材送给视觉特效师或者助理剪辑,如果我需要在得到真正的工作样片之前处理素材的话,他们会把它给我。
《荒野猎人》能拍完就是用了神剪辑思维插图1
Q:比如这个极其逼真的灰熊攻击?
A:是的,但我们知道这必须非常详尽地计划好,不仅要在外景地实拍,还要拍出最好的结果!必须细化到每一帧;如果多加10秒钟,这个镜头就要再烧掉一两百万美元。为此我们做了很准备,除了原有的参考,我们还从ILM弄了很多熊的动作的参考。一般来说,把所有东西组织好,然后就确定不变了,可是我们中途做了很多改变,我们从来没想让这头熊过于“怪物”。它必须始终只是一头熊,尽管它很危险,但只能做出熊该做的动作,在制作快结束时,我们在这个镜头中发现这只熊过于勇猛了,给人感觉有点过界,便找ILM问他们能不能改变那一刻的节奏和步调,他们照做了,其实那个小变化要花很多钱。
Q:拍摄环境是很冷,电影手持拍摄不太多吧?
A:没错,主要靠摇臂拍摄,这和摄影棚那种有控制的环境不同,无法那么快地移动摄影机,但是导演仍然要求摄影师做些不可能的移动!摄影师必须找到一种方式来实现他的愿望,还不能让动作看起来荒谬,他为了获得这些,必须付出极大的努力,使用摇臂也意味着一些场景的节奏会很相似,这对于我们是很新奇的,所以导演只好再调整和重新思考某些场景的拍摄方式和节奏。挑战和好处都在于,有时可以拍到像《鸟人》一样的好镜头,而且拍完之后还可以做修改,而不是一锤定音,在改变节奏和结构时我比以前更加灵活。我们从《鸟人》里学了很多,这些东西可以用在这个片子上,不过这次要更长、更辛苦。我们一直在推进。一般来说一天会工作10-12个小时,这持续了一年。
Q:正如你说,更多后期开始渗入制作过程?
A:样片上就有了摄影师和导演监督下做的基色,如果在我工作时导演想做一些细微变化,我可以直接在Avid做改变。但声音工作很早就开始了,特效工作也是一直在做,调色是六月开始的,那时候摄影师和调色师做的版本还很不稳定,很多部分他们希望能够微调,至于音乐就不同了。我们通常的工作方式是从一开始就有作曲家,他们提供很多音乐,这次由于坂本龙一先生有另一个项目,所以这段时间我们更多使用临时音轨,但导演希望我们做的东西越接近成品越好,因此我花了很多时间在声音和音乐上,这和塑造的角度关系很大,不管一个场景是主观或客观,它们都来自所有的这些因素。重要的是,我有时间去绘制蓝图,这样当每个人工作时就会知道我们想要的场景是什么样子并以此为起点。
《荒野猎人》能拍完就是用了神剪辑思维插图2
Q:你能举个例吗?
A:电影中天很寒冷,连呼吸都看得见。在通常的电影中,演员都在绿幕摄影棚里,所以他们哈出的雾气都是后期制作的。可在寒冷的树林或者营地里,这是会真实发生的,镜头上会有冷凝的水珠,所以摄影师和导演就要找出这种现象里的美感而不是避开它,他们找到方法将这种亲近感呈现给观众,这对我来说很了不起,它能让观众理解到摄影机与演员有多靠近、多亲密,有一些变化就发生在剪辑室里,仅仅是因为呼吸让镜头蒙雾就影响了结构改变。
Q:你要处理多少材料?
A:他们花了一百来天拍摄了近200个小时的素材。但是,每段要花很久排练的东西都会提前用拍摄材料进行试验,以获得最棒的镜头。我们很早就把材料发送出去做稳定测试。那是制作的关键:测试相机动作,在排练期间超越极限。我们必须知道自己能做什么,并且我会在剪辑时用到并非最完美的镜头,所以完美的镜头比率越高,电影成品就越好。最后就不必在非常中立的镜头和让观众哭泣的镜头之间选择了。
0 答复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