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锅英雄》:发财致富哪家强,洞子火锅教你空手套白狼

 

20160407115854

如果要开火锅店,请一定开在银行附近。火锅英雄教会我们怎样:吃着火锅唱着歌,当了人民英雄还拿到政府抚恤金。颇有点黑色意味,这个英雄竟也动过打劫的念头,设计了比真劫匪还周密的计划。他的行为也告诉我们:浪子回头金不换还是有一点道理的。

对这部电影最大的印象是作为背景的山城重庆,标志性的轻轨、九宫格火锅以及爬坡上坎,无不勾起笔者对重庆的记忆。上一次在电影院里面看到以山城为背景的电影还是十年前疯狂的石头,竟也是一部黑色幽默犯罪喜剧,主角同样有不是本地人却一口重庆方言学的有模有样。这是多么的巧合啊!对于笔者来说,重庆方言不仅听上去很亲切,也在一定程度上加强了影片的幽默感,尤其是当几位非川渝籍演员学说重庆话学的不太像的时候,那种喜剧感特别强。当然,厂花陈坤作为山城娃子,本色出演,准确演出了重庆人的性格特点。

电影开篇便是两个巧合,火锅店碰巧挖通了通向隔壁银行金库的地道;而这家银行碰巧被劫匪打劫。这是作为电影成立的先决条件,所以不存在合理性问题。火锅三兄弟的同班同学于小慧恰巧在银行上班,也是设定这一。质疑电影基础设定是很没有意思的事情。电影是在特定设定之下形成现实与逻辑,特别是奇幻、科幻、武侠等架构在一定世界观下的作品,质疑世界架构是没有什么意义的,这毕竟是“电影的现实”,“电影的逻辑”自然和“现实的逻辑”也有区别。没有无因之果,而这所谓的因,放到电影里面,即是细节与铺垫。“电影的逻辑”就是要合理运用电影设定和细节铺垫。制造无因的巧合,笔者视其为一种偷懒和回避逻辑漏洞的方式,能用,但不能滥用,否则逻辑上就站不住脚,虽然你也无法找出依据来质疑其合理性。

于小慧之所以愿意帮助三兄弟,电影中有细节表现,一方面是同学之间的青春情愫,另一面是于小慧对工作单位、领导、同事的厌恶,这一点极为重要。但最主要的还是她想要帮助自己喜欢的人。情感的刻画是电影中表现比较弱的一点,杂乱冗余,无法提供充足的动机。

影片前半段的细节铺垫很足。开头的倒叙让我们见到了银行金库中洞的来历,以及其背后火锅三兄弟生活的窘境和彼此间隐藏的矛盾。而多线叙事从劫匪,刘波,许东,七哥多人的视角讲述了抢银行的前因后果。多线相互交叉,而剧情同步的信号量便是那场大雨。注意到了下雨的时间,就能理清几条剧情线的时间线索。

许东是在下雨之前和七哥发生了撞车冲突,于是跑回火锅店,碰巧赶上劫匪从洞口溜出来。恰在四人即将被劫匪火烧之时,七哥召集了人马杀过来,于是劫匪反倒和七哥打起来。虽然这些行为本身是有迹可循,我们也知道这两个行为(许东赶到火锅店和七哥召集人马过去)是需要一定时间达成,但是他们完成的时间点却这么精妙,不免让人觉得太巧了点。这场高潮的火并戏拍的相当精彩,虽然尺度上没法达到韩影的血腥和好莱坞的暴力,却依旧展现了现实残酷和鲜血淋漓的一面,触目惊心。风格接近于写实的韩影,大概与韩国团队参与有关。

影片的败笔主要体现在节奏的把控上,多种叙事方式和多线索就需要很好的节奏来交互推进。但四人相遇后“致青春”的剧情线没有刻画的很清晰,细节琐碎冗余,没有起到应有的作用,导致动机不强,无法完全支撑各人的行为,还拖慢了节奏。另外一大败笔则是导演的坏毛病——烂尾。火并之后,劫匪独自逃亡,刘波在动机不足的情况下跟了出去,于是我们看到了过于冷漠和事不关己的平民和本来还挺专业但死活找不到二人的公安特警。结尾劫匪被撞,除了河蟹的需要,笔者想不出还有什么理由搞出这么巧这么烂的结束方式,就算让他死,就不能想出些更好的法子?非要如此省事。

火锅英雄还算是一个类型明确的类型片,并且看得出在学习韩影和好莱坞同类电影。电影中的黑色幽默制造出了不错的效果。比如刘波两次自首都被打断,这两场戏如果能平行对比就更好了。还有劫匪用假枪抢劫,可能是电影中一个很大的嘲讽。最讽刺的是,这几个火锅英雄,其实也是打着金库钞票的主意,甚至计划打劫银行。刘波盗走了部分钞票,还回去的时候正好赶上真劫匪,于是顺利掩盖了自己挖洞与盗钱的行为。其实笔者一直觉得,如果让火锅店四个假劫匪盗走钞票,却能赖在真劫匪身上,才真是最绝妙的剧情设计,不过在天朝怕是看不到。还有一点,刘波三兄弟的行为根源是火锅店经营不善,要么就卖掉要么需要一大笔钱来扩张。结果他们这么一场抢银行不成大斗劫匪,反而拿到了政府补贴金来重开火锅店,真是讽刺。

火锅英雄,其实就是一个山城重庆与火锅的宣传片

文章转载于——Dreamers电影评论

 

0 条回复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