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煎饼侠》编剧说幕后:修改了21次剧本缩略图

《煎饼侠》编剧说幕后:修改了21次剧本

《煎饼侠》上映后的第三个周末,票房已经突破10亿人民币,这个数字相比于投资的1100万来说,简直是失控的高回报率,很难不让人想到2012年底的《人再囧途之泰囧》。同样是小成本制作,没有大手笔特技,也没有“票房灵药”明星的领衔主演,在这样小体量的电影里实现四两拨千斤,电影故事是最重要的支撑。

jian

 

 

《煎饼侠》票房破十亿大关

《煎饼侠》上映后的第三个周末,票房已经突破10亿人民币,这个数字相比于投资的1100万来说,简直是失控的高回报率,很难不让人想到2012年底的《人再囧途之泰囧》。同样是小成本制作,没有大手笔特技,也没有“票房灵药”明星的领衔主演,在这样小体量的电影里实现四两拨千斤,电影故事是最重要的支撑。编剧的在一部电影中的地位再次凸显了出来,值得一提的是,这两部接连创造票房奇迹的电影剧本都有编剧束焕主力操刀。与《泰囧》不同的是,《煎饼侠》有更多贴近年轻人生活的息,这又与《屌丝男士》系列的年轻编剧苏彪加入《煎饼侠》编剧团队不无关系。

 

束焕前期制作了很多情景喜剧的剧本,对于如何逗人发笑,他有自己独特的办法。在接受搜狐娱乐的采访中,束焕和苏彪详解了《煎饼侠》的幕后编剧团队是如何用一部最初无人看好的小成本喜剧赢得了电影院里无法停息的笑声。

立项之初:差点拍了90分钟的《屌丝男士》

这样一部净赚十亿票房的电影,编剧苏彪说,却是一件凭着一腔热血做出来的事。“因为大家对电影这东西都不是很了解,就一腔热血想做,想完成这个最高级影像化的东西,然后转化为电影票。”《煎饼侠》主创团队最初走了很多弯路。在有了做喜剧电影的念头之后,大鹏找来一些业内比较知名的专业编剧反复谈了很多故事,这些故事让喜剧大咖来演不一定好很多,然而让大鹏自己来演,他又没有名声和演技上的优势。这个困扰从《屌丝男士》第一季开始就有了,电影项目也一直搁置。

 

苏彪坦率地说,最初他们的剧本创意是拍90分钟的《屌丝男士》在电影院播放,大鹏有很长一段时间执拗于这个想法。“因为我们当时咱们屌丝拍的时候,大家笑的哈哈的,有的都笑得打人。他因此产生了把《屌丝男士》直接搬上银幕的想法。但我觉得这其实是一个错误的信号。”
苏彪和其他几个编剧一起在家闭关了一个月,写了一个90分钟的超长段子剧本,每个人一百多条,一共写了四五百条的段子集锦。在通读了这个最初版的剧本之后,他们放弃了只取悦《屌丝男士》粉丝的做法。的确这将最容易赢取一小部分人的心,然而“电影这个东西,首先它一定要是电影,观众去大银幕看到是一个故事。你要尊重电影。”

写作模式:三个人的创意风暴
他们找到束焕已经是在宣告彻底放弃第一版剧本之后的事。束焕给的第一个建议是,有没有可能做成戏中戏?鉴于彼时的条件——只能大鹏主演、明星智能刷脸,要把所有人容纳进去,束焕想了很多类型,“戏中戏”是他最中意的一个方式。“喜剧其实是一个大背景,戏中戏是一个小背景,’偷拍’行不行?”

大鹏和苏彪跑到束焕的家里,在798的小饭馆里边吃边聊,两次这样的吃聊之后就有了故事的基本框架。束焕哈哈大笑着说:“像郭采洁被狗吃掉的钻石就是那么聊出来的,最开始我想的是钻石把下水道给堵了。他们说,就不能让狗给吃了吗?反正没有钻石他们就没钱了,就只好去偷拍。”

没多久,大鹏和苏彪就交上了一个一万五千字的大纲。从确定下来故事结构到形成最终剧本,束焕收到了苏彪前后一共21个大纲。“春晚小品改21次一点不奇怪,一共也就3000字。他这是三万字的东西,改了20多遍。有一个版本特别长,四万多字,将近五万字。当时我还跟他说,你不能写这么长。”

第一版剧本:忍痛删了一个人物
束焕找出苏彪在去年5月21日邮寄给他的第一版《煎饼侠》剧本,片名还叫《屌丝男士》,故事的开头是好多人在看《屌丝男士》,结尾也是人们在看《屌丝男士》。在《煎饼侠》电影里,束焕刻意弱化了《屌丝男士》的痕迹。“要照顾最大多数的观众。我相信《屌丝男士》的观众再多,也比不上全国电影市场潜在的观众人数。”

 

《煎饼侠》剧本的第一稿写了22000多字。束焕说:“你这大纲稍微加点台词就是剧本了,太长了。”他对初稿做了大刀阔斧的删减,合并了很多人物,还删掉了一个苏彪颇为喜爱的角色“赵文化”。在束焕的帮助下,又删掉了几个老师之类的角色,让《煎饼侠》的剧本简洁明快。明星的段落在第一版剧本里就有了呈现,“东北4”和岳云鹏、吴君如的戏份都安排妥当。然而超市制止抢劫却是后来加入的神来之笔, 束焕介绍说,这是因为到后面得让大鹏有一个反转和洗礼,把自己洗白。
在言谈中,束焕并不介意跟别人谈论自己的“点子”,他不太感冒IP,“IP都是好点子,但是好点子到好作品之间真是隔着汪洋大海,好多好点子最后给弄废了,其实就是没有一个好剧本。”

把观众逗笑:要尊重编剧公式
在影院将观众弄哭确实不是难事,气氛到了很容易煽情,然而想要博取黑暗电影院里的会心一笑却不是很容易的事。这是《泰囧》和《煎饼侠》都如愿做到了的事,不过束焕觉得自己对此还是遵循着编剧的规律和规则。他认为在创作的时候,编剧很容易身陷其中无法判断,而类型规律是这时候的尺子。“说故事到这的时候,应该有一个反转,这东西它有规律,所以你必须要借助这个规律。在创作的时候最容易的就是太主观,你分不清,就不知道这好不好笑,不知道这好不好玩。”

 

《屌丝男士》编剧出身的苏彪并非科班出身,对于如何搞笑,他则认为更多要看天分,一个本身对喜剧特别敏感的的人,才有可能成为一个懂得幽默的编剧。“要把自己逗笑了才算是好笑,平庸的人,平庸的台词,平庸的故事套在一个好结构里,也还是不好笑。”
对于生活中的束焕,苏彪认为为他的搞笑“重剑无锋”,平时很少说话,攒一个大包袱却够在场的人笑半天。而束焕则亲昵地评价苏彪“蔫儿坏”,在剧本内外都是爱耍贫嘴。这两位编剧风格截然不同,却合作出了极受欢迎的喜剧剧本,创造出2015年夏天小成本华语片的奇迹。
本文转载自搜狐娱乐

 

0 答复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