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天鹅》摄影师利巴提克谈如何建立电影的色彩总谱

马修·利巴提克与导演达伦·阿罗诺夫斯基在工作现场

马修·利巴提克是在美国纽约的皇后区长大的,十几岁的时候搬到加州生活。他是新生代摄影师中最杰出的代表。近20年最为大胆新锐的电影中,有好几部是他的作品。他与导演达伦·阿罗诺夫斯基多次合作,拍摄了《圆周率》1998,《梦之安魂曲》2000,《珍爱源泉》2006以及《黑天鹅》2010.这些影片巧妙地混合了各种类型与风格,塑造了一种全新的电影人物形象——在幻觉中,与外部世界拼命抗争的高度主观的个人形象。

《黑天鹅》摄影师利巴提克谈如何建立电影的色彩总谱

电影《珍爱源泉》剧照

在利巴提克年轻的职业生涯中,他还和其他几位导演建立了长期的合作关系,并拍摄了多部具有影像力的作品。他与导演乔·舒马赫合作,拍摄了《老虎营》2000,《狙击电话亭》2002和《灵数23》2007,为传统的好莱坞大片带来了一种粗粒的质感,形成了新的视觉审美。他还与自己年少时心中的英雄——斯派克·李合作,拍摄了《她恨我》2004,《局内人》2006《圣安娜奇迹》2008和《流浪异乡》2009。最近,他和导演乔恩·费儒合作,拍摄了《钢铁侠》2008,《钢铁侠2》2010和《牛仔大战外星人》2011。利巴提克曾凭借《黑天鹅》获得过一次奥斯卡最佳摄影的提名。

《黑天鹅》摄影师利巴提克谈如何建立电影的色彩总谱

电影《牛仔大战外星人》剧照

利巴提克的线形分解图(色彩总谱)

每拍一部影片之前,利巴提克都会画一张线形分解图,就像为《真爱源泉》和《狙击电话亭》画的这几张一样。“接拍一部影片以后我会首先做剧本的分解工作”提到自己的线形分解图,利巴提克说“在图中,我主要是把剧本中每场戏的每个场景按顺序列出来,然后用不同的颜色做标注。有时候根据日景或夜景做不同颜色的标注,有时候是根据角色的发展做标注。”(在《真爱源泉》的线形分解图里,他用不同的颜色标出了故事的3个不同阶段。)“一般我会把这些线形分解图挂到墙上去,这样特别清楚,看了它,我就对影片进度一目了然,心中有数了。”

《黑天鹅》摄影师利巴提克谈如何建立电影的色彩总谱

电影《真爱源泉》线形分解图

《黑天鹅》摄影师利巴提克谈如何建立电影的色彩总谱

电影《狙击电话亭》线形分解图1

《黑天鹅》摄影师利巴提克谈如何建立电影的色彩总谱

电影《狙击电话亭》线形分解图2

利巴提克对演员的塑造

至于演员,我认为没有必要从导演的角度考虑。我只是让演员脸上有足够的亮度,好让观众能看到他们就行了。当然光影可以制造出某种情绪,也能突出画面中的重点,但是我觉得自己有责任从更广的视野去看待这个问题:我怎么才能制造一个让演员觉得放松的环境?这个环境里我怎样才能既可以工作,也可以让演员觉得舒服,从而使演员深入到角色本身中,然后自如地把角色表现出来?这个问题需要花很长时间去慢慢摸索。我喜欢宽敞的拍摄环境,于是尽可能在演员周围安排最少的机器设备,让演员目之所及的地方尽量自然一些。我的意思是说,平时我们在演员周围堆放了太多的设备,对演员来说是很大的压力,在拍片现场,不仅我们可以通过摄影机去观察演员,演员也在从他们的角度感受着周围的环境,就是在这种环境下,他们还要努力寻找剧中人物的感觉。

《黑天鹅》摄影师利巴提克谈如何建立电影的色彩总谱

电影《钢铁侠2》剧照

当然,演员的适应能力也各不相同。如果你把小罗伯特·唐尼带到一个客厅里,他第一件事就是在客厅里到处转悠。在几次我与他的合作中我发现了他的这个特点,这个演员就是喜欢到处乱转。一般拍第一个镜头时,他在转悠,拍第二个时他还在转悠,但是走的少了点,直到拍摄第五个镜头时,他才停下来,站定。但是这就是他的方法,所以你一定要给他留出足够的空间,然后让摄影机跟着他的步调移动,这样才能让他的表演更自然。

《黑天鹅》摄影师利巴提克谈如何建立电影的色彩总谱

电影《黑天鹅》海报

利巴提克的视觉逻辑设定

电影《圆周率》是马修·利巴提克与导演达伦·阿罗诺夫斯基第一部合作的电影。马修·利巴提克和达伦·阿罗诺夫斯基在拍摄《圆周率》之初做了一个重要的决定,那就是要用肖恩·古雷特扮演的角色马克斯·科恩的主观视角来构建整部影片。“我们决定每场戏的每个镜头都要和马克斯相关,”利巴提克说,“他不再镜头里出现的时候,就应该是他的主观镜头。我们必须建立起一个视觉逻辑,那就是我们要通过马克斯的眼睛去看整个世界。怎么去拍呢?如果要拍一个马克斯就要拍摄一个特写镜头,如果拍摄其他镜头就要拍摄马克斯的过肩镜头,这样马克斯从头到尾就不会离开摄影机了,我们也就尽可能地拍出主观性来。”后来决定用黑白片来拍摄,是因为他们都特别喜欢黑白老电影,比如《一起迷失》那样的片子。“我们选择拍摄黑白片是因为这样既能做出类似连环画的效果,也花不了多少钱。”他回忆道:“当时特别有意思,我们想拍个特别低成本的电影,正好预算也特别适合拍摄黑白片。我们当时的目标就是能参加圣丹斯电影节的独立电影。”说到这里利巴提克笑了,他说:“没想到后来这部片子的影响力还不小。”

《黑天鹅》摄影师利巴提克谈如何建立电影的色彩总谱

电影《圆周率》剧照

拍摄电影《老虎营》的时候,利巴提克画了大量的场景示意图和光位图。“电影是一种创作的过程,但是在拍片现场布光和工作都很费时费力。” 利巴提克说:“在现场,你对你要拍摄的内容越是清楚,就能指挥大家越快的就位,就能越有效率地工作,最终的效果也越好,因为你合理地利用了时间,把时间用在了刀刃上,拍摄一部电影很像跳上了一列飞驰的火车,如果你稍微一犹豫松了口气,就很难再跟上进度了,必须尽快扫除一切障碍,马不停蹄地疯狂前进。

《黑天鹅》摄影师利巴提克谈如何建立电影的色彩总谱

电影《老虎营》剧照

《黑天鹅》摄影师利巴提克谈如何建立电影的色彩总谱

电影《老虎营》场景示意图

对于摄影创作,马修·利巴提克说“结构,比例,空间,艺术家们做的本来就是疯狂的事。我觉得电影摄影师应该以某种方式像街头文化,街头艺术和网络视频的创作者那样去创作,或者像动画电影的创作者那样去思考,把那种自由的感觉用在实景的拍摄中。”

文章摘录《顶级电影摄影大师访谈》

作者:MikeGoodridge, Tim Grierson

译者:秦丽娜

《黑天鹅》摄影师利巴提克谈如何建立电影的色彩总谱

潘恒生,香港电影摄影师协会HKSC会员, 亚洲首屈一指的金牌摄影师。代表作品有周星驰导演的《大话西游》、《功夫》、《长江7号》,于仁泰导演的《霍元甲》,叶伟信导演的《叶问2》,好莱坞电影《小夜刀》。

0 条回复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