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拍好一部恐怖片

恐怖片的魅力在于,明明知道画面上的厉鬼冤魂、行尸走肉、残肢断臂统统都是假的,却依然可以让你看的手心出汗,大气不敢喘一下;更有甚者,在一段时间内甚至留下了心理阴影。换一个角度,从制作层面来看,就会发现恐怖片很大程度上说是一门技术活。
【化妆】“让观众产生错觉的真实”作为恐怖片中最直接、最具冲击力的、最能让观众心里膈应身上起鸡皮疙瘩的,就要数各种惨不忍睹的面容或伤口。笔者以为,之所以同类型影片欧美日韩要领衔国内,出色的化妆技术功不可没,那种足以乱真的真实度,可以引起人生理上的应激反应,这也就达到了恐怖片的至高境界:产生错觉的真实。


业内资深化妆师表示,脸上伤痕的化妆要求是比较高的,仅一个头部要分额头、脸颊、下巴、鼻子和脖子五个部分,每个部分的要求都不同,而基础材料都是硅胶,但是做伤痕的硅胶要非常非常薄,尽量像皮肤一样,然后化妆师便要在这层薄薄的硅胶上施展自己的本领。为了达到逼真的效果,化妆师会用各种颜料笔在记者脸上不断上色,从外围的淤青到最中心溃败的血肉,一共上了十几遍,一块拇指大的抓伤,耗时长达半小时。如果碰到大面积的伤痕妆,化妆师们基本上是从天亮站到天黑,一刻不停地在化。

道具】“硅胶不可少,生活中取材料”在恐怖/血腥片中,最常见的就是四分五裂的躯体了,这也是作为恐怖片来说最基础的东西,若是这些都无法以假乱真,那么票房惨败是一定的了。所以对于特效化妆师来说,制造残肢断臂、横尸遍野的效果,也就是他们的“基本功”了。
据业内人士介绍,电影中的诸如“割喉”等镜头,都是依靠硅胶+人工血浆来完成的,比如割喉的镜头,通过事先在演员脖子上贴上一层薄薄的硅胶皮肤,然后里面藏有许多血浆导管,当镜头需要时,戏中演员用刀划破硅胶皮肤,工作人员同时操作,将血浆通过导管挤出来,就会形成喷血的效果。

 

挖心、撕头皮的戏份也是如法炮制,拍摄的时候演员需要做的只是狰狞痛苦的面部表情,剩下的全部交给硅胶假体、工作人员和后期的剪辑师了。

血浆=色素+蜂蜜 ,呕吐物=土豆泥+绿豆汤制作假血浆对于恐怖片道具师来说,算是“代代相传“的手艺了。据介绍,现在制作假血浆的主要原料是色素、蜂蜜、水或者酒精,其中蜂蜜负责调解粘稠度,让假血浆看起来更真实。如果在冬天拍摄,就要用上酒精,避免假血浆凝结过快。此外,制造血浆还有许多细节,还需要有绿色、蓝色和黄色等色素,而这些色素的用途,就是让血液更加逼真,血浆的颜色其实也有讲究的,因为血离开人身体后,颜色是会发生变化的,而上述这些色素,就可以起到调节血液颜色的作用。


机械装置也是必不可少的,虽然现代很多电影有很多CG元素,但是传统的机械制作仍然占据了很大的比重。

 

【场景】“墓地野坟 死过人的屋子都得去“恐怖片的拍摄场地,除了荒郊野岭,老宅、墓地等,一些具有诡异气息的地方也是拍恐怖片的必备场所,《咒丝》选用的主要拍摄场地,其实就是老旧的化工厂和深夜的地铁站。


生活场景其实更吓人其实,相比于荒郊野外拍摄的场景,日常的生活场景也是恐怖片中非常重要,甚至是更加恐怖的环境——因为就发生在我们身边。如《午夜凶铃》中,安静的房间中突然响起的电话声;《咒怨》中,伽椰子从楼梯转角处蠕动爬下……实际上,电话铃声、楼梯、浴室、镜子……这类常见得不能再常见的地方,只是被导演巧用静与动、人少与多对比的方法,配以音效、灯光和布景,容易让人产生“带入感”,才营造出了心灵上的恐惧感觉。

【音乐】“恐怖片之魂”把音乐称作是“恐怖片”之魂,其实也一点也不为过,只要你也有过相同的做法,就会明白:无论是电影还是电脑游戏,只要把声音关掉,那么恐怖紧张的感觉就会大大减少,甚至可以减少到完全不觉得恐怖,这就是音乐的作用。
而音乐之所以可以带给人很强的恐怖感,是因为音乐的本质是通过不同频率不同波形发散出来的介质,而作为机体我们自身也有着特定的频率,所以从生理上讲音乐可以带给我们更直接的感官体验。大提琴可以制造低沉抑郁的气氛以大提琴为例,大提琴音色较为低沉,容易给人一种压抑紧张的感觉,因此常以大提琴的声音作为事件的序幕,而大提琴哀凄的音色更能表现出恐怖片想传达的“死亡”主题。重金属让人焦躁不安金属乐队使用的电子合成器也能制作出恐怖的音效,金属乐的风格偏向于狂吼咆哮、诡异吓人、死亡仇恨等,电子合成乐器则可做出尖锐的鸣声,藉由忽大忽小的音量、忽快忽慢的音速,给人一种受压迫、急躁不安的感觉,容易引导观众进入片中营造的恐怖氛围。此类型的音乐虽然粗简却相当骇人,例如《恐怖蜡像馆》的配乐,其中便有以金属乐队方式呈现的音效,忽大忽小的音量常引起观众的阵阵惊吓。叫“水琴”的配乐神器除传统乐器外,为恐怖片制造音效的,还有一种名为水琴(waterphone)的神器,相信不少恐怖片拥趸者都在网上看过这个神奇的视频。“水琴”的造型非常奇怪,主要部件是一个不锈钢谐振器“碗”与一个圆柱形“脖子”,包含小量的水和数十根长短不一的黄铜标尺,还配有一根类似棒棒糖一样的敲击棍,但是演奏起来,就会出现各种让人毛骨悚然的声音。

但是,这个“神器”的制作权被发明者垄断,也就是说只有他本人才能手工做这个乐器,别人不得仿冒,全球限量订做,一把起价1000美元,还不包括附件。 当然,并不是所有恐怖片的音效都是这么高端大气,女鬼的笑声、歌声、半夜猫叫、乌鸦叫、敲门声、血溅出来的声音……这些都是鬼片里必不可少的因素,而它们大多是“拟声音效”,由拟声师在特定的环境下人工合成的。在拟声师手中,电影中的任何声音,都能用再普通不过的物件模拟出来:用木块捶打沙土模仿马蹄声,用铁板模仿雷击声,甚至用芹菜抽打皮垫模仿出众人扭打的撞击声。
【演员】“鬼”外形很重要鬼作为恐怖片中的灵魂,尤其是女鬼,对外形的要求很高,要消瘦,绝不能胖,眼睛要大,所以卸妆后的“女鬼”基本都是大美妞。


恐怖片对演员的体力和精力也是一大考验,拍恐怖片时更加需要全神贯注,两场戏下来,很多演员就是全身大汗。拍别的戏,都是正常交流,蛮轻松的,但是恐怖片不行。片中,经常需要靠演员的神态表情去表现恐怖的气氛,这要比普通戏更耗费精力。

恐怖片之所以让人害怕,是把我们平时臆想出来的东西“真实”的展现在我们面前,于是就让我们的臆想更加有迹可循。

 

0 回复

留言

想加入讨论?
随时做出贡献!

发表评论